读《围城》小感

2012-03-07

逼近三十岁,《围城》不可不读,这次捧起来读的很欢乐,钱钟书是比喻帝,如果让他主持康熙来了,肯定比现在的节目好看一百倍不止。

上次读这本书,觉得书中几个知识分子的小心思若是心理打转转,小盘算、小妒忌、小情怀,很是觉得恶心龌龊,钱钟书也是半讽刺半调侃的语句写,读起来总有点酸溜溜的感觉。这次再捧书读一遍,又对里面的女人很有感想。

比如——孙嘉柔,她随赵辛楣去三闾大学,一直到方鸿渐与她订婚,这妹子走的是纯情路线,她卖纯卖萌的方法基本是惊讶表情与装无知,但凡需要抉择的事情,总是会寻到方鸿渐那里去,一面说自己没阅历不懂这不懂那,一面感激方先生的谋略。这不仅让方先生有男人被崇拜的满足感,也让方先生格外对孙小姐起来怜悯之心。一种男人保护小女人的责任油然而生,这也是方鸿渐被孙嘉柔推倒的最重要原因吧。

孙小姐感激道:我照方先生的话去做,不会错的。我真要谢谢你。我什么事都不懂,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商量,只怕做错了事。我不太知道则囊做人,做人麻烦死了!方先生,你肯教教我么? 这太像个无知可怜的弱小女孩儿了,辛楣说她装傻也许是真的。鸿渐的猜疑像燕子掠过水,没有停留。孙小姐不但向他求计,并且对他言听计从,这使他够满意了。

这时候方鸿渐已经开始对孙小姐有心思了,再去三闾大学的路上,方鸿渐给孙嘉柔讲留学时在船上见到大鲸鱼的故事:

辛楣说:“这时候有点风浪,你晕船不晕船?”孙小姐道:“还好。赵先生和方先生出洋碰见的风浪一定比这个利害得多。”辛楣道:“利害得很呢。可是我和方先生走的不是一条路,”说时把手鸿渐一下,暗示他开口,不要这样无礼貌地哑默。鸿渐这时候,心像和心里的痛在赛跑,要跑得快,不让这痛赶上,胡扯些不相干的话,仿佛抛掷些障碍物,能暂时拦阴这痛的追赶,所以讲了一大堆出洋船上的光景。他讲到飞鱼,孙小姐闻所未闻,见过大鲸鱼没有。辛楣觉得这问题无可猜的幼稚。鸿渐道:“看见,多的是。有一次,我们坐的船险的嵌在鲸鱼的牙齿缝里。”灯光照着孙小姐惊奇的眼睛张得像吉沃吐(Giotto)画的“○”一样圆,辛楣的猜疑深了一层,说:“你听他胡说!”鸿渐道:“我讲的话千真万确。这条鱼吃了中饭在睡午觉。孙小姐,你知道有人听说话跟看东西全用嘴的,他们张开了嘴听,张开了嘴看,并且张开了嘴睡觉。这条鱼伤风塞鼻子,所以睡觉的时候,嘴是张开的。亏得它牙缝里塞得结结实实的都是肉屑,否则我们这条船真危险了。”孙小姐道:“方先生在哄我,赵叔叔,是不是?”辛楣鼻子里做出鄙夷的声音。鸿渐道:“鱼的牙齿缝里溜得进一条大海船,真有这事。你不信,我可以翻——”

孙嘉柔这一段的表情,真把我恶心坏了,方鸿渐这个故事很无趣,但是她却一脸惊异,不忘卖萌。

而婚后的孙嘉柔,书中提到她与方鸿渐的对话的地方,都无不表现孙小姐事事都有主见,反到方鸿渐被她这种坚持弄的暴跳如雷。方鸿渐与她结婚唯一坚持的事情便是在香港完婚,这不正是孙嘉柔想要的么。

我这样分析孙小姐,不是诋毁这个书中人物,只是联想到生活中的女人。有一些姑娘一定要给自己一条路线——可爱路线、御姐路线、萌妹子路线。一旦把自己划分路线之后,言行必然虚假做作。一对着镜头就是鼓着嘴,瞪眼睛,以为这是可爱、萌。一张开句句老娘,以为是女王御姐。限定自己言行,一定要按照什么路线标准去跟人交流,不但个性的魅力没有,反而让人作呕。再者人非圣贤,不是任何时候场合都能 HOLD 的住,不小心泄气原形毕露的时候,众人大跌眼镜,装也不是,不装也不是。孙小姐大概婚后三天大吵,两天小吵,也 HOLD 不住了,索性去他妈的不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