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九八四》读书笔记(下)

2014-07-12

前天晚上翻到最后一页,看到译者的后记:

对于这部天才而赋予洞见的著作,再说任何话只能是多余的。每个人都会在书中找到共鸣,作为译者,我所能做的惟有沉默而已。

是啊,小说被照进了现实。在一部六十年前创作的政治讽刺小说中,找到现实的一切。这是多么毛骨悚然的事情。书中种种对党的描述,觉得这不是六十年前的小说,这些素材都来自我们当下的生活,而且每天都在发生。

无话可说,惟有沉默而已。不是不敢说,只是没有什么言语可以表达。

好比你去看话剧,演员用很夸张的言辞和表情来表达一种情感。当你走出剧院,大街上的邻居跟你打招呼的方式,也是舞台上演员那种夸张极端的口吻。如果是这样,你还会区分舞台和大街吗?

我一直揣测《一九八四》何以能够出版?我腹黑的推测一下,共产党敢于出版此书,背后的意思大概像书中的“双重思想”。若是你们认为《一九八四》预言的是共产党,那共产党自然要禁这本书。现在你们看到啦,《一九八四》不仅出版,还有中文译本,可见《一九八四》跟共产党毫无可比性。所以,你们要明白,共产党与书中的“党”是不一样的。

就像书中的温斯顿,被枪毙前,党也要枪毙一个“思想正确”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