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房子

2019-02-07

如果我 60 岁了,依然记得小时侯写作业的位置,会不会搞笑呢?还有小时候的星期天早上醒来窗外的样子挥之不去。

其实这院子很大,可以说每一寸都有我儿时奔跑过的足迹,如今三十好几岁了,每次回到老家,只是穿过家门口到街口这几步路,从未越过院子那头半步。

自最后一次搬家,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,不想那之后的十几年,却只能小住几日便匆匆离去。

每年也习惯了从熟悉的大门口离家远去,每次家人驻足路口看着我离开,归来时推开儿时一样的房门。

我一年一年的回家,也一年比一年老,老房子抽屉里的相册照片越来越多,老房子啊还是那个老房子。